攻與守
  • 日期:2015-02-04
  •     三国时,诸葛亮六出祁山可谓是一个攻城能手,可是当他遇到司马懿时却感叹,司马懿,天下第一守将也。于是攻與守这一矛盾体便成了围绕后三国的时代主题,你弱我攻他强我守,纷纷扰扰打了半个世纪。

        攻,如何攻,如何攻得對手潰不成軍俯首稱臣?守,如何守,如何守得對手望城興歎固若金湯?

        說起攻,也許首推戰神白起,當然也可以聯想起百萬雄師過大江的渡江戰役,他們如何一聲令下便掠地千裏,如何兵不血刃驚得對手望風而逃?當然那時的六國也是一個名將如雲的時代,渡江的紅軍也是攻城器械匮乏而國民黨軍隊卻是以逸待勞,可是爲什麽他們能形成淩厲的攻勢?

        宜將剩勇追窮寇,不可沽名學霸王!毛澤東同志的一句話解答了所有關于攻的疑問,兩軍交鋒勇者自勝,不管天時地利如何,我有一個勇字,即使強敵林立也可打他一個長平之戰,也可滅他一個長江以南。

        再來說守,當然即使在三國裏司馬懿也非守城無敵,在三國裏,我們看到的最動人心魄的不是司馬懿的高挂免戰牌,而是孔明先生的空城計,而是臥龍隨手巧布的八陣圖!

        而最讓我們感動的守,也不是國民黨的掘花園口用百萬黎民的災難去換取戰爭的一時喘息,而是孫劉兩家唇亡齒寒以數萬人敵曹操百萬大軍的守,那一場震铄古今的守,不過與其說那是守的勝利,不如說是一場人和的勝利。

        所以孟子說,天時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。

        這就是守的精髓,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,用共同的夢想去鑄一道無懈可擊的戰略堡壘,拒敵于千裏之外!

        所以处在市场纷乱的LED乱世时代,作为一个企业,关于攻與守,是一个值得用心去拿捏的策略问题,攻的火候是否成熟,守的节拍是否一致,这将成为每个企业或者联盟要仔细推敲的议题。

        而强力巨彩,在接下来的市场洗牌中,我们要如何处理攻與守?我们的勇是否能决胜千里?我们的和是否能赢得盟友遍布?这也将成为决定我们发展的重大议题,不过我相信,我们团队的勇,我们企业的诚,我们自能完美地处理好攻與守的问题,打出一片天下大同的天地!

    關閉